寝室楼下有一棵树

贱贱的表情   淡淡的看着离别


看到三毛说  下辈子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  没有悲伤的姿势

只是一个愿望吧


自己一直都是一个攀附着朋友在生活的人

总想找一个人来陪伴  害怕形单影只  害怕变成独角戏的角色


所以  捧着一颗热心出来寻找  却发现总是被忽视  被拒绝

总是玩笑  我们只是情深缘浅  

终于发现  即使拥抱  ...

一战

昨天上午一战了托福

似乎也只有在战争中才能真正体味道生命体真实的存在

那种 快乐 紧张 大脑高速运转 五官同时调动

一战很失败

暴露出很多的短板

幸好 幸好

还有机会

只是再也耗不起

想起上次志愿者报名的事情

那种机会在手边溜走的无力

再也不想经历

一直很好奇我是个怎样的人

似乎干什么都不专心 都不持久

只想证明自己 还不是那么衰

最远

况且况且的铁皮火车

长着大大铁翅膀的白色飞鸟

似乎 没有到不了的远方

只有在记忆里 家乡的海边

光着脚丫 踩着淤泥 从涨潮到落潮

看不到尽头的海平面

觉得那头 就是最远的地方